首页 >> 临时演员 >>租生活演员 >> 究竟有多少父母,正在假退休
详细内容

究竟有多少父母,正在假退休

一到晚上,凡是有广场的地方,必定被整齐划一的广场舞队伍占领。  西安租父母小编分享。


音箱的开关一打开,就是专属于中老年人的沉浸时刻。


伴随着“怎么也飞不出,花花的世界”,我们的父母像换了个人似的,挺直了腰杆,神采奕奕,把琐碎的家务事统统踩在脚下。


但跳广场舞并不是一种普遍的自由,还有一群老年人正在家里陪孙子孙女写作业,或者在补习班门口等他们下课。


听着远处欢快的旋律,却无法加入其中。所谓的退休生活,只是换了个地方接着上班。

老了老了,却要漂泊他乡


老年人无法退休,很多时候都是儿女们“逼”的。


年轻人咬牙在大城市打拼,好不容易站稳脚跟,安家落户,以为一切都在变好,结果被工作之外的现实劈头盖脸地教训了一顿。


孩子带来的喜悦是短暂的,养育孩子的高昂成本让请假都变得谨小慎微,再不满意的工作也得硬着头皮干。


以一线城市广州为例,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从产检、买营养品、婴儿用品到坐月子,最少要花费4万元[1]。


而在健康的前提下将孩子抚养到3岁,最少需要13万元以上[1]。


一旦为人父母,其他消费的优先级总是要排在孩子后面。尤其是1块多一片的纸尿裤,已经足以让很多年轻的父亲感受到育儿的压力,甚至需要做好几份兼职赚钱[2]。


面对这样的残酷现实,“双职工”似乎才是唯一的出路,夫妻双方必须同时埋头工作,才可能养活得起一个新生命。


但再怎么努力工作,请保姆对普通家庭来说也并不现实。


在大城市,月嫂总是最贵的,杭州地区月嫂的月平均工资甚至达到9000元以上[3]。


其他类型的保姆,比如育儿嫂、育婴师、家教幼教等,凡是围着孩子转的,都不可能低于3500元[3]。


在新一线城市,这个价格意味着,咬咬牙为孩子请一年保姆,几乎要搭进去其中一方整整一年的收入[4]。


为了养活孩子拼命工作,但忙着挣钱又没时间照顾孩子。在这种矛盾和无奈之下,中国年轻一代的尴尬处境,只能交由自己的父母化解。


在中国,请退休的父母从老家来到自己工作的城市帮忙带孩子,已经成为普遍现象。


在我国0-2岁婴儿之中,60%到70%由祖辈抚养 ,其中30%的婴儿则完全被托付给了老人[5]。


一项对上海白领子女养育情况的调查也显示,小孩3岁前,因为没办法平衡工作和家庭,近7成的青年父母需要老人帮忙照顾孩子[6]。


这些背井离乡,千里迢迢来到儿女工作城市的老年人,被形象地称为“老漂族”。


据统计,2015年,全国流动人口中有1800万“老漂族”,约72%是60岁以上的老人[7]。


为了照顾孙辈,给工作忙碌的儿女分忧,35%的“老漂”愿意来到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大城市“重新开始”[8]。


老去的父母,好不容易养大了一代人,以为终于能退休,现实却是辗转异乡,过上了漂泊的保姆生活。


计划广场舞,结果当保姆


老年人去大城市照顾孩子,意味着盼了一辈子的退休生活被按下暂停键,短时间内很难继续。


理想的退休生活,应该是无比休闲惬意的:


早上起来去公园打打太极,回家给花花草草浇水;


中午吃完饭后小憩一会儿,溜达到小区的老年活动室边打麻将边唠家常;


晚饭后约上朋友们去附近的公园遛遛弯儿消食,或者跳广场舞解闷儿。


现实是,这些老人在退休之际又被重新上紧了发条,开始在锅碗瓢盆和年幼的孩子之间辗转。说是照顾孩子,其实是给一大家子当保姆。


一个老漂族的日常,大多复制了几十年前的轨迹—— 


早上六点起床准备早餐,送孙子孙女上学,回来的路上顺便买菜;打扫完卫生后凑活吃一顿午饭,然后开始准备下午饭的食材[9]。


孩子放学早,三四点就得去学校门口等着,放学后再送到补习班学钢琴、绘画、舞蹈、英语等[9]。


趁着孩子上课的空隙,赶紧回去做晚饭,好让孩子的爸妈下班后不至于饿肚子[9]。


在疫情期间,即使接送任务取消了,督促孩子按时上网课、写作业等,也成了老人们的活儿[9]。


照顾一家老小的重担主要在奶奶或姥姥身上,她们经常把带孩子称为“上岗”或“上班”,把自己比喻成不停转动的“车轱辘”[10]。


爬山喝茶钓鱼的悠闲养老梦破碎,看着老家姐妹在群里分享的举着丝巾的旅游照,都只有在屏幕前羡慕的份。


替儿女照看孩子的祖辈们,牺牲了个人自由,只要醒着的时候就是上班,没有工资,有时还得看儿女脸色。


两代人育儿观念不同,光是关于“孩子一岁前能不能吃盐”这个问题,就足以引发一场旷日持久的家庭争吵。


他们带着使命而来,无法在短时间内融入大城市。平时除了出门买菜就是围着孩子转,没时间社交,朋友很少,很容易感到孤独、抑郁[11]。


精神需求被忽视,他们的身体健康状况也堪忧。


平时高强度的家务劳动,以及被压缩的睡眠时间,让照顾孙辈的老人,长期处于慢性疲劳之中,他们的身体往往比为了养老的“候鸟型”流动老人更差[12]。


在女性长辈身上,这一点体现得更明显[13]。


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显示,洗衣做饭、打扫卫生、照顾孩子等繁重的家务,大多还是由女性承担,认为自己健康状况良好的女性,比例总体上低于男性[14]。


一项针对中国中老年群体关节炎患病率和危险因素的研究显示,45岁以后,女性的关节炎患病率高于男性[14]。


老年人的假退休,带来的不仅是心理压力,还有不可逆转的身体伤害。


还没等享福,身体先垮了


中国父母总是“劳碌命”,像陀螺一样转了一辈子,奉献了一辈子,还没等享福,身体却先垮了。


尤其是很多为了照顾晚辈而迁居的老年流动人口,因为人生地不熟,整天忙着操劳家务事,非常容易忽视自己的身体健康。


技术支持: 365建站 | 管理登录